从戴纳派克七次被转手看,专业化企业做不到数一数二就别再玩了

观察 · 2017-03-02 08:42:38

摘要:

跻身全球路面与压实机械领域三甲的戴纳派克业务,又一次被打包出售。这一次,接盘者是法亚集团。近日,法亚集团宣布收购阿特拉斯·科普柯道路设备事业部,包括后者旗下全系列压实设备、摊铺设备、铣刨设备等产品线及其所属品牌戴纳派克。至今,这已经是戴纳派克第七次被出售。

全球路面设备领域,戴纳派克曾取得过十分辉煌的成绩。在1954年率先推出世界首台振动压路机后,戴纳派克迅速将这种全新、高效的道路施工设备推向全球。二战后,全球第一次基础设施建设高潮中,戴纳派克也借机实现了快速发展。

1.jpg

秉持着技术领先战略,以极具变革意义的创新产品,戴纳派克奠定了自身“全球摊铺压实大师”的高端品牌形象,也成为了全球压实机械设备领域最重要技术流派之一——高频振动技术的标杆。

或许是戴纳派克的技术先锋角色,让它太容易获得高估值了,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戴纳派克一直被“卖来卖去”。早在1964年,戴纳派克就被 Skånska水泥公司收购。9年后,也就是1973年,戴纳派克被出售给Euroc工业公司。进入Euroc工业公司后,通过母公司的一系列并购,戴纳派克将法国Viratechniques公司,日本压路机制造商Watanabe公司,德国摊铺机制造商Demag Schrader公司的业务不断整合到自身体系内,同时也进一步完善了路面设备产品线。

但迅速扩张之后,戴纳派克还是难以逃脱被再度转手的命运——1991年,Eruoc工业公司被Svedala工业集团收购,戴纳派克被迫易主。

2.jpg

此后10年——2001年,和阿特拉斯·科普柯(戴纳派克最新交易中的卖家)同属全球矿山设备三大巨头的芬兰美卓集团,并购了Svedala相关业务;很快,2004年,美卓集团以“不符发展战略”为由,以2.75亿欧元将戴纳派克卖给了北欧Altor私募股权公司。

作为私募基金,Altor注定不会长久经营戴纳派克。2007年5月,Altor私募股权公司与阿特拉斯·科普柯达成协议,以63亿瑞典克朗(约合7亿欧元)的价格转手戴纳派克,其中包括21亿瑞典克朗(约合2.3亿欧元)的公司债务;2006年,戴纳派克销售额为46亿瑞典克朗(约5.05亿欧元),营业利润11.3%,全球员工2100名。

和美卓遇到了几乎一模一样的问题,加入阿特拉斯·科普柯建筑技术板块后,戴纳派克业务和新东家之间的业务并没有深度协同。相反,由于阿特拉斯·科普柯建筑技术板块的业务板块和线条极其细碎复杂,戴纳派克一直处于“边缘化状态”,其全球表现较之前出现滑落。对于阿特拉斯·科普柯而言,当年7亿欧元收购的戴纳派克,已经成为了“烫手的山芋”。整个2016年,戴纳派克全球销售额不足29亿瑞典克朗(相当于3.18亿美元)。

其实,从进入美卓开始,戴纳派克虽然还是全球路面设备领域的一个“重要符号”,但其业绩表现却每况愈下。特别是在全球最大的路面设备市场,尽管近年来需求一直收缩,但外资品牌维特根、宝马格,无论销售额还是市占率,都逆市向上;而一直以来占据销量领先位置的徐工等本土品牌,也在全面突起,开始抢占原本被外资占领的中高端市场。双线受压让戴纳派克中国业务,除了零星销售少量压路机外,其铣刨机、摊铺机产品中国销售基本停滞。

2016年年底,阿特拉斯·科普柯集团总裁兼CEORonnie Leten直接对对戴纳派克业务的盈利能力表达了不满和质疑;彼时,很多人已经确信:戴纳派克再度被出售只是时间问题。

终于,2017年初,法亚集团作为戴纳派克的新东家现身。

从曲折的发展历史看,显然,以路面设备为代表的任何一个专业化领域,原本空间、容量就相当有限,不做到数一数二根本难以立足;再加上戴纳派克们本身在市场把握上的“退行”,悲情英雄的命运也就不难理解了。


来自的朋友
  • 来自火星的朋友2017-03-06 22:16:42

    戴纳派克中国业务做的不好

  • 来自火星的朋友2017-03-06 10:31:43

    公司都买了后面的服务也会受影响

  • 来自火星的朋友2017-03-06 10:30:48

    不是第一或第二的品牌我们以后也不会买他们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