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唐坤: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市场,未来可期

用户圈 · 2017-08-30 14:38:09

摘要:

认识唐坤的人,都说他是一个思想超前的人,尤其是在高空作业平台行业。

早在1998年,唐坤选择了与全球高空作业平台领军品牌——吉尼合作,投身于推动高空作业平台在中国的发展。在湖南长沙,与唐坤一小时的对话中,唐坤对这段行业历程中的坚守、等待轻描淡写地带过。作为中国高空作业平台产业的先行者,唐坤在吉尼早期市场推广的销售前沿阵地工作了近10个年头。

2007年,唐坤和他的团队观察和体会到市场需求的变化,也见证了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业的第一波潮涌。

DSC_0919_副本.jpg

唐坤回忆,“曾有客户面对单台售价100万和每月30万租金(租期三个月)时,选择只租不买;对国外客户来说,这种现象更为明显,一年租金(含服务费)已够购置一台新机,但客户还是选择租赁。”

终端用户需求的改变,让唐坤看准了租赁业的广阔前景,笃定地向高空作业平台租赁业务转型。2007年,广州市力洛机械设备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力洛)应运而生,专业从事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公司也逐步从设备分销转型为租赁,投入租赁的设备队列不断壮大,目前,广州力洛拥有6米到40米各种高度的吉尼品牌剪刀型、曲臂型、直臂型高空作业平台近800台,公司在广州、上海、南京、常州、天津、成都等地设有分公司以及设备配送仓库,已发展成为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行业的领军企业。

“未来,随着团队实力不断壮大,广东力洛公司的租赁设备规模将扩充至千台,继续领跑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行业。”面对记者的追问,谦逊的唐坤说出了公司中短期的发展目标。

唐坤和他的广州力洛,从2007年开始投身租赁业至今,刚好10年。

“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行业经历了几个发展时期”,回首过去10年,唐坤总结道。“首先,从2008年起,奥运会、世博会、亚运会场馆以及汽车制造工厂的大规模兴建,极大地拉动了高空作业平台的需求和应用,也反哺了租赁业的发展。”

但直至2012年,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企业数量也只有包括广州力洛在内的寥寥几家。

随后,租赁理念开始在中国逐步渗透。“2012年开始,更多的企业加入高空作业平台租赁行列,市场用于租赁的产品数量不断扩充,客户更加便捷地租用设备,租赁理念开始逐步在终端客户间推广和普及。”对于这个租赁业跨步发展的时期,唐坤记忆犹新。“直到2015年年中,租金和投资回报率一直保持较高水平。”

当好景不长,大量租赁企业的涌入让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市场提早进入第一轮波动期。“从2015年5月底开始,由于短期供过于求、施工季节性波动等因素影响,高空作业平台租赁价格同比下降20%,2016年年中再降20%。”对于行业波动,唐坤十分坦然。在这轮“退潮”期,租赁行业也经历了整顿、洗牌,搁浅不前者频现;而在此期间,唐坤和广州力洛调整航向,将更多精力放在强化人员培训,打造专业团队,企业发展至更为宽阔的领域。

进入2017年,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市场整体趋稳向好。“首先,租金并未出现下降,这主要是因为租金已在企业生存线上低位徘徊,其次,市场中用于租赁的高空作业平台产品增量相对平稳,市场需求再度向好。”对于2017年市场前景,唐坤如是说。

面对租赁市场的利好消息,唐坤显得颇为冷静,“在中国,一台高空作业平台的平均投资回报周期为8-10年,因此,高空作业平台租赁业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持续发展的产业,这就好比长跑,长期坚守者将走得更远,投机取巧者终被淘汰。”

DSC_0909_副本.jpg

对话

广州市力洛机械设备租赁有限公司总经理 唐坤

问:您如何看待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市场未来的发展?

唐坤:目前,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市场正处于快速增长期,未来5-6年,中国市场仍将保持快速发展。

目前,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市场保有量约为4.5-5万台,主要集中在经济比较发达的京津冀地区,并开始逐步深入到中西部的中大城市,但目前在各地级市和县城,高空作业平台租赁业还没有渗透进入,因此,未来的市场空间是巨大的,至少是现在的4-5倍。

常有人说,当底层建筑施工中都已经开始使用高空作业平台时,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市场就已经并入成熟期,可以说,目前距离这个阶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从另一面来说,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市场的未来可期。

问:未来,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行业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有哪些?

唐坤:租赁价格低是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目前的租赁价格已在企业生命线附近徘徊。另外,由于融资成本高等因素,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业的投资回报率远低于国外市场,加之采用零首付、分期免息等方式进入市场的非专业的租赁企业的低价竞争,导致行业和企业的盈利能力直线下滑。

因此,我们希望制造厂家能够对融资和付款要求更加严格,租赁企业也要从自身建立健康的风险控制和价格体系,这对于整个行业和企业的长期可盈利发展都是有益的。

问:未来,在中国市场,怎样的租赁企业能够生存和发展?

唐坤:第一,具有长期发展愿景的大型国有或外资租赁公司。这些企业能够通过成本控制和长期发展战略的执行,不断巩固和壮大自身实力;第二,负债率低、自有资产高、经营状况良好的大型租赁企业,这其中包括了力洛公司。这些企业已经或者将要在全国范围内的重点城市布局,以满足于全国重要客户对设备租赁的需求;第三,区域市场颇具实力的家族租赁企业。这些企业数量众多,业务集中在方圆百里,拥有良好的客户关系,人员和设备转场成本低。未来,以上三种类型企业将能够保持长期发展,最终进入市场成熟期,大型租赁公司的数量在10家左右。

目前,很多从土石方业务转型过来的租赁企业,土石方机械租售理念经营并不适用于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另外,我们认为,短期进入市场赚快钱的租赁企业,一定不能生存,只有致力于长期发展的租赁公司才能够存活下去。

我们算了一笔账:目前,在上海,一台高空作业平台的月租金为2500元,按照每年10个月出租率计算,每年营收25000元,扣掉50%人工成本,以及维护成本、设备折旧等,最后年盈利10000,按照单台产品8万元计算,需要至少8年回本,如采用融资租赁购买,回本周期将加长。因此,高空作业平台租赁业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持续发展的产业,这就好比长跑,长期坚守者将走得更远,投机取巧者终被淘汰。

问:作为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行业的领军者、先行者,您想向全行业传递哪些讯息?

唐坤:制造厂家和租赁商都应自律。租赁商应以诚信为本,不断提升自身品牌价值,同时严格把控财务风险和业务流程;制造厂家应坚守行业准入门槛,切忌通过零首付、免息等方式拉低行业整体水平,只有坚持收钱,才能更好地保证产品质量,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从国家来说,为了进一步降低高空作业施工中的人员伤亡率,保障施工的安全和效率,国家相关机构应尽快制订并出台关于高空作业的相关法律法规,限定怎样高度应采用高空作业平台;行业协会需要引导制造厂家和租赁商的发展,通过借鉴分享大型租赁企业的经验等方式,强化广大租赁商在流程控制、财务风险、安全操作等方面的培训。

问:请您分享贵公司未来的发展规划。

唐坤:广州力洛致力于长期服务于中国高空作业市场,我们会在降低经营风险、提升盈利能力的基础上,根据自身发展节奏稳步扩充。未来,公司计划每年购置新机,更新老旧设备,保证设备运行状况良好,同时为保证卓越运营,我们将更多精力放在强化人员培训,打造专业团队等方面。未来,随着团队实力不断壮大,广东力洛公司的租赁设备规模将扩充至千台,继续领跑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行业。广东力洛公司将以科学的管理方式、完善的工序流程、丰富的技术经验与用户至上的服务精神,为全国用户提供及时、周到、优质的服务。


上一篇 下一篇
来自的朋友